那些扭曲的画面,不知不觉被甩的很远。

那一巴掌下去,片刻的空白,她成了断线的木偶,失去他的牵引。辰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他离开那个古怪的地方,从跌跌撞撞到一路奔跑,夏风不断擦过耳畔,轻而痛,她却再承受不起。听见自己沉窒的喘息和狂烈的心跳紧紧尾随,一声一声,风再大,身子也无法轻盈。

铁路边,石桥下,大片的油菜花铺满了河岸,他说过最幸福的颜色,如今染满了她不幸的双眼。

废弃的教堂,就在铁路的那边。

黄昏的血色从尖顶弥漫开来,泛着墨色的光,就好像天使被刺破了皮肤,血晕染在橙色中。

她终于又来到和他共同祈祷过的地方。

那时,他曾郑重的牵着她的手,在神的面前告诉小小的自己,她是他最珍贵的宝贝。那时,她只傻傻甜蜜的一味接受他给予的爱,却来不及让他知道,她同样肯为他也能豁出一切的决心。

辰纱跪在墙壁上大大的十字架前,双手撑在长椅上合十,将双眼紧紧闭起。

要怎么救他呢……

如果能让哥哥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愿用任何的东西去换。

你无法拯救他

“不,我一定要救他,我要救他……”

你拿什么去救他 你拿什么去交换

你还剩下什么 除了不幸 你一无所有

她停下了祈祷,茫然的张开眼,她像只受惊的兔子,仓惶的四处张望。

七色流光在礼堂彩绘的格子玻璃上缓缓旋转,光辉笼罩,这里……犹如天堂。辰纱抬起眼,耶稣还钉在十字架上,他给了所有人宽恕与希望,可谁会来救他呢。

“那就用我的所有去换吧……”

于是她慢慢站起身,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

黑色的钢琴在前方召唤她,来呀来呀,打开我。

她用颤抖的手掀开钢琴盖,她终于坐了下来,眼中被黑与白的颜色填满。

很痛苦吧

你很痛苦

“不……”她摇头,她沿着最美的回忆原路往返,她不要痛苦,她想证明,她还拥有什么,拿去换取他的幸福。

她极力的在键盘上舞动手指,梦中的旋律跳跃在明暗相间的光线,盛开,枯萎,凋谢……

一遍又一遍……

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纱纱!!!”

他的声音出现时她仍然没法停止。

“纱纱……别弹了……”直到他按住她的手。钢琴键盘上不知何时散落了一滩透明的液体,她慢慢转过头,他的脸,仍旧憔悴而悲伤,他紧紧抓着她的手,生怕一松开她就会继续下去。她理了理心绪,打算和从前每一次他回家见到她后一样,不管遭遇到什么她都会微笑的面对他。

“哥哥……”是微笑的吧?她也不知道。

他站在她面前,还穿着那件白色衬衫,整整齐齐,头发是因为跑得快被风吹乱的,辰翔伸出手,抚上她的面颊,指尖来来回回的摩挲,为她拭去泪印。突然触到那个仍未褪去红的掌印,他的手指一颤,呼吸仿若被哽了一下。

“对不起啊……纱纱……很痛吧……”

“对不起……对不起……”

……

他抱住她,紧紧的拥抱。她在他怀中拼命摇头。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如神一般降临,最后得到救赎的还是她……

“嗯,”辰翔抚摸着她身后软软细细的头发,“因为我是你哥哥。”

“哥哥,我可以了,我可以弹钢琴了,不信你再听。”

被他拦住。

“哥哥,你从前不是最喜欢听这首曲子吗?我还记得怎么弹。”她不肯放弃,还是被他拦住。她又错了吗……从他的眼中冒出了泪水,比起刚才第一眼见到她,他更加难过。

“哥哥你怎么了?”换她擦去他的眼泪,记忆中,连爸爸过世,他都没掉过哭过。他为什么在她想要微笑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哭泣呢……

“好,我不弹了。”她说,不管怎么样,她不要他哭。

“我们回家吧,纱纱。”

“好,哥,你背我吧。”她撒娇的摇晃他的手臂,就和小时候一样,终于让他又笑了。

出了教堂时,黄昏已经不再,夜幕中,星星闪闪,初夏的夜空,高广美丽。

如果你觉得不开心或是遇到格外幸福的事 就来这里看看

为什么呢

痛苦的时候来这里会想起幸福 幸福的时候来这里 会变得更加幸福

她突然记起很小的时候,他第一次带她来这里说过的话。

铁路边,石桥下,再次经过,仿佛昨天并不遥远。

“哥哥,将来你结婚了还会记得我吗?还会和我一起来这里吗?”她伏在他的背上,傻傻的问。不知期望得到什么样的回答。

“傻丫头,当然……”

“可等到你结婚了,我就不是你最爱的妹妹了……你哪会有时间陪我……”

“那我不要结婚好了,一辈子都陪着纱纱,只怕到时候你不愿意嫌哥哥烦,打扰你……”

……

他和她的笑声低语,穿梭在来来往往的时光里,与过去的某一幕重合,再重合。

无法弹奏,她伏在他的耳边,轻轻哼着那首,他爱的潮起潮落声。

潮涨汐落。

她想说的是,她真的愿意一辈子陪在他身边。

尽管就好像汐与砂,永远只能互相守望,却无法融合。

那个声音,从未消失。

学校的走廊,大街的人群,房间的角落……不管她怎么躲,“她”总有办法找到她,她像被关进了无形的铁笼,被束缚,被控制,“她”觊觎着她内心最深的那一角,“她”就躲在那里,牢牢握紧她的心脏,让她无法自由跳动。

那天之后,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在继续,她的噩梦,还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