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薰

孤儿院的阳光永远都欠缺一些明亮和温暖。

即便照顾我们的修女都有一张比母亲更和善的脸孔,被那不断重复上演的噩梦惊醒后,我总是不懂事的缠着风,哭闹不休。

他每次都把微笑留给了我,将我抱紧在怀中亲吻我的脸蛋,他说……莎林是我们的新家,我和他要在这里展开的全新的生活。风说完露出仿佛愉悦的表情,我用力的点头,他的笑容里有了一丝心疼,因为他看见我紧紧抓在他袖口的手。那时他明白我全部的难过,年幼的我却无法分担他的痛苦。风时常笑容的脸让我傻傻的以为他是开心的,直到有一天夜里醒来,我看见他蜷缩在墙角,双肩抽动的很厉害,眼泪无声无息的,不断从他眼眶里满溢而出,他甚至咬住了自己的手背,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把我吵醒……

这里住着许多与我们同龄的孩子。

每一个孩子背后都藏着一个悲伤的遭遇,即便是玩着自己最喜爱的游戏,彼此对视的眼睛里所流露出的卑微与可怜,却怎么也无法被稚嫩的欢笑声给一并带去……那些是,烙在他们心口永不泯灭的伤痛,他们就像那些被黑暗诅咒过的天使,挥动着残缺的羽翼盼望飞翔,却注定,得不到内心拼命渴望的疼爱与祝福。

只有我,似乎很快就痊愈了心中的伤口,我依然和从前一样的欢笑着,能时时与风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与满足。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他是比孩子们口中的父母更加重要千万倍的人,在我的生命中有的只是“洛风与洛薰”,并不存在单独的一个自己。

躲在那扇门的背后我偷听到了silimeya修女和院长的谈话。

原来那夜母亲与父亲在纠缠中被父亲一刀捅死,并且整个房子也着了火。silimeya修女说起风的时候一脸疼惜,她说那个只有十岁的漂亮男孩子曾偷偷求她们在妹妹面前保守住这个秘密,如果可以……他希望能一辈子的瞒住她。

“要是有一天你哥哥不在你身边了,你该怎么办呢,薰……?”一天下午,silimeya修女拉着我的手,欲言又止的叹息着。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直喜爱的silimeya修女生气。我甩开她的手,没命的跑没命的跑,直到看见风,我扑进了他的怀中。我没有向往常那样任性的大哭不止,我在他气息中埋头沉默很久,最后只是轻声的开口,乞求他,不要离开我……他说不会,他蹲下来,和往常一样温柔的笑着,他伸出小手指与我打了勾勾,这个永远有效的约定内容是,无论他去哪里都不会丢下我,会带上我一起……

就这样,我们相互依偎,度过了在莎林里的第一个冬季。风许诺等到来年春天,他会带我去很久没有去看过的海边,那片我最喜爱的海。

风消失的那个清晨就和每一天有他陪伴过的日子一样,平静的开始,毫无预兆。

我哭着找遍了与他待过的每一个地方,我仓惶无助的喊着他的名字,直到喉咙嘶哑,再也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

那天夜里,我偷偷的跑出了孤儿院,一个人去到了从前住过的那条街。借着路灯昏暗的光我找到了那个小小空旷的公园,一个曾与他约定过的地方,如果走丢了,就回到这里来……我是那么的相信,风一定会出现,他会牵着我的手,带我找到回家的路……

我没有等到风,只等来了一路跟来的silimeya修女。她蹲在我面前,温柔注视着我,当她伸出手抚摸上我泪流满面的面颊时,我开始不顾一切的放声大哭,仿佛永不停止的哭泣……

我被时间丢弃在那个失去风的清晨。

我仍然在苦苦寻觅着风的身影,每一刻,从清晨到日暮,不曾停歇。

公园里的长椅上坐着那个女孩子,她一直向着那个他会出现的方向,等待着能将她带走的风。

四季在梦境里停下了轮转,也凝固了属于她的时间。

她的微笑是因为又听见他在耳边诉说那个约定。

无论去到哪里,都会带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