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纱没再想关于生日的问题,她在思考怎么让他不那么难过呢,如果今天能让哥哥开心起来的话,她做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行……

“嗯。”

仿若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他牵着她的手离开了这里,朝着另一条有光亮的街踏去。

辰翔带她进了一家文具店,小小的店面在拐角不太显眼的地方,很不容易被发现。

“老板,”他很兴奋的走到柜台前,“上个礼拜我预定了一款blue blue熊的钥匙扣,说好今晚来取货的。”

站在柜台里的是个年轻时髦的女孩子,正在用小刀修剪着手指甲。听到他询问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

“blue blue熊??”女孩子放下小刀,摊开双手依次吹了吹,“你说的那个钥匙扣早就不流行了,我们店里怎么可能卖这种过时的东西,弄错了吧。”

“怎么可能呢??就是听说贵店能够定做得到,我上个礼拜才会在这里付了定金。”

他焦急的样子让女孩子愣了愣。

“爸爸。”女孩子转过头,朝着里面一间小房间喊的很大声。“您出来看看嘛。”

“什么事啊,吵死人了!”瘦矮的中年男人很不耐烦打开门,看到辰翔的脸以后,露出很不妙的神色。

“对,就是您,上次我……”

“哎呀,”中年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打断他,“这位顾客,真是抱歉啊,那个钥匙扣在昨天提前做好后,已经被人买走了。虽然你是先付了定金,可昨天跑来一个男生,说要买,我起先也不肯卖给他,可他求了我很久,说是跑遍全城发现只有这里才有卖的,他没办法了,无论如何要买下来,想送给一位很重要的人,还愿意多出三倍的价钱,我就卖给了他,对不起啊……我把定金退给你。”

辰翔的手里攥着几张被褶皱的钞票,没有继续找老板理论。静静的他牵着她推开门走出去。

“抱歉纱纱,”他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垂头丧气的样子让她惊慌无措,“本来想送给你做生日礼物,可没想到……”

“没关系。今天你能陪我,我就很开心了。”

她赶紧靠着他坐下来,握住了他无力垂搭在膝盖上的手背。他还在低着头,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失落。可在这一天,她卑微又卑微的愿望,不过是希望他能快乐……

blue blue熊。

仅仅是听他提起这个名字,辰纱就觉得胸口一阵涌动,像是眼泪在心里头叮叮咚咚欢快的跳跃……

6岁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了她一套玩具,是七个不同颜色的小熊,每一个代表一个星期,爸爸说,送给他最宝贝的女儿纱纱,希望纱纱今后的人生,就像这七只小熊一样,幸福开心,散发七彩光芒。爸爸还说,今后不管多少年,都是由这七天组成,小熊就像永远守护她的家人,陪伴在她身边渡过每一个春夏秋冬,欢喜悲忧……

爸爸死了。

小熊的家也散了。

搬进新家的时候,被妈妈冷漠的装到废弃纸箱里,扔进了垃圾车。那个时侯她已经不再懂得开口说话,只是蹲在门前默默的流泪,是哥哥追着那个大大的卡车跑了好几条街,才将它们重新捡回来。可蓝色的小熊的不见了,就像他们的家一样,破碎了,永远不再完整。

“哥……”她伏在辰翔的身上,他好像还在难过,她的眼泪顺着面颊落在他的肩头,浸湿了他白色衣领的一角。

“没关系哥……你就是那只小熊。”

“你就是那只遗失掉的小熊……代替它保护我,甚至代替爸爸疼爱我,哥哥……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早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

或许还活着,但一定被推进了无尽的深渊,少了他的那片温暖,她早就被扔在无人问津的一角,然后慢慢结成了冰,永不融化的冰。

他仰起头,望着天空刚探出脑袋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