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对面的街角,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

那么多的面孔,各自相遇,各自擦身,带着匆匆的脚步。

人海茫茫。

我可以遇到很多的人,但为什么偏偏是他?

从我出生的那刻起他就驻留在了我的生命,牢牢扎根,从未移动。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痛,因为我已经为他所牵扯缠绕,从缘分到命运。我笑着接受这份爱,却哭着拥有了它,不是后悔,只是太过沉重,沉重到无法呼吸。

于是开始朝着人群迈步。

接下来还会遇到谁?

走在相同的路上,并肩或是错落。

也许只是一个对彼此来说的过客。

我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就像时间在苍老的流逝,一点一滴的带走手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渐渐的……掌心只剩下残影。

不管他如何的要躲避她,辰纱还是苦苦执着的追随在他身后。

明知道他不会再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辰纱又去了那条街。

站在不算宽的马路对面,眺望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那个古怪的门中。

她突然流出眼泪。她伸出手擦了擦眼睛,模糊一片。盛开的玫瑰,给了她什么呢?他不再是她哥哥……从此以后,也许连亲人也算不上是,形同陌路。他离开了那个园子,她还守在蔷薇化为的废墟边,看着禁忌的蔓藤从地面慢慢爬满自己的身体,被困在牢笼中……她亲手造就的牢笼。

去吧……

朝着有他的方向。她举起脚,庆幸的是仍旧被他牵引。

为什么还能活着……是因为他的存在。

伤害,是爱。

爱是伤害。

马路中间的斑马线,走到十字路口的中央时候,她停了下来。

哥哥……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回家。

她的脚步踌躇不前,她犹犹豫豫的想象,假如她再次站到他面前告诉他这句话后,他的表情。是愤怒,是不屑,还是,漠然……?

一辆卡车侧身驶来,突然听到刺耳的喇叭声,她转过头……时间的流逝突然变得缓慢,那些记忆,那些画面,一幅一幅,迎面穿梭,不停倒转。

辰纱突然觉得身体在缩小,变成那个步履蹒跚学走路的自己,他就站在她的面前朝她微笑的伸出双手。

过来啊过来啊 到哥哥这里来

仍然犹豫。

跨过去,跨过这道时间的坎,是相聚……还是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