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摇下车窗,风呼呼的灌进来,吹乱了她和他的头发。从对面的玻璃里辰纱看到了他的侧脸……她默默转过头,果然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也许她在那个夜晚死掉更好。辰纱这样想。

那样不管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他都不会再和她计较……去和一个死人计较。

他一定永远都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去牵她的手,刚才他一直拉着她的手腕,在俱乐部里他虽然没说什么但还能感觉到他有愤怒的情绪,可现在……他很漂亮的将和她沾染上的表情埋在那层寒冰下……他不愿提起,不愿触碰,他仍在躲避她。像躲避瘟疫一样的……远远逃离。

头有些眩晕,她不得不将车窗摇起。

那么想死 你就去死吧

你早就该死了 你活着只会给他们带来痛苦

消失吧 消失吧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抬起头……她又听到了那个疯狂的声音。

辰纱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取出钥匙。

“以后,别再去那里找我。”

一扇门,在她面前合上,阻断了她和他的世界。

陪伴她的只剩下走廊昏暗的壁灯,远一点的地方……一片漆黑。妈妈早就睡了,睡在没有她的梦里。在妈妈眼中,哥哥是大人,不用她操心,而她……只是个外人。或许死掉会让她更开心。

辰纱没有动,靠在那扇冰冷的门上。

冰冷。

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责怪……冰冷的尘世。

再等等吧。她对自己说。

如果这扇门还是没有开启,她就离开。

永远的离开……

夜深了。

四周越来越沉,越来越静。她靠着门滑落在地,抱起双臂,自己搂住自己,像个迷了路,拼命寻找温暖躲进母亲怀中的孩子。她轻唱着那首他爱听的曲子。仍然无法为他弹奏,不过是和上次一样,只能从沾了泪的嘴唇里哼出绝望的旋律,在寂静中飘飘荡荡,慢慢奏响了离别的乐章。

再见了。

永别了。

我不会再回来,永远不会。

抹干眼泪后她站直了身体,脊背离开了紧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