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突然打开。

转回头……灯光从门缝中倾泻而出,他站在光和影之中,是触手就能及的地方。

无言的对视。

她哭泣的泪脸让他再掩不住心疼,那层冰在悄然间迅速的融化,化为了水,但绝对不纯净的水。

得到他的允许,辰纱跟随他进来了房间,为他悄悄掩好门。

居然松了口气。

不用死,不用离开他了。

才发觉自己有多么庆幸这个奇迹的降临,原来她最怕的并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和他的分离。天堂再美,不及这个有他的人世……到处充满了丑陋,憎恶,和冷漠的人世,因为有他的关系,也变得让她贪恋无比。

“哥……”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辰翔还是不肯面对她,是不是真的走到了尽头……辰翔背着身子站着,她看见他在身下捏紧的拳头。

“你打我吧。”如果打她一顿能让他觉得好过的话,她期待拳头能落在她身上,越重越好。

“纱纱,你有当我是你哥吗?”

“我……”

“回不去了,我们。”

“不……”

“以后我们少见面,见了面像平常一样就好。你也不要再管我的事。”

门重新打开,她站得离门口不远,他企图将她推出去,彻底从他的世界中摒除。

不,绝不能出去!

她想要活下去,想要和他一起活下去,不要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不要孤独……不要……

“谁都可以抛弃我,只有你不行!!!”

当自己终于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句话时,什么都凝固了,在她和他之间。

是乞求,是命令,是威胁……是什么都好。

她从身后抱住他,紧紧的抱住他,仿若一松手就会立刻跌进无尽的水底……别再将我推向门外,我会死的会死的会死的。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片刻的宁静后,辰翔挣开她的手臂,转过身来面对她。

微弱的光线消失在渐渐缩小的缝隙里……他一边关上门,一边朝她步步逼近,在他墨黑变化的目光中辰纱不断的往后退缩,她揣测着他看她的眼神,但不管他如何看待她,至少那眼神不再清冷,重新又有了温度……哪怕是超越了温暖,足以燃起火焰的温度……

抵上了墙面……无路可退。

他一只手掌按在墙面,她被困在了狭小的空间里,危险而暧昧的气息从他唇边的淡笑散发而来,让她恐惧,让她期待,期待他和她一同焚烧在这把烈火中,骨连骨,灰连灰,永远的合二为一……

“你想怎么做呢,纱纱……?”

“我想救你。”她说,望着他灼热的眼,她突然笑了,瞬间的骤变让辰翔惊了惊……魅惑的笑容,就和那个夜晚疯狂的辰纱一样。

“你怎么救我?”

他凑近她,唇和唇之间,隔着不算距离的距离,稍稍挪动就能触碰。

“和亲哥哥上床?”然后讽刺的一笑,离开了。

“无所谓啊,”她慢慢环住他的颈项,换她凑近他,“只要能让你快乐,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这个身体已经是你的,你要与不要,都改变不了事实,是你的,便永远都是……”

没有距离,唇贴上了唇。

辰翔没有推开她,在没喝迷药,如此清醒的情况之下。

拥吻。

多么荒唐。

让他丧失理智拼命渴望拼命压抑的……是妹妹的唇。

让他疯狂让他炙热让他无可自拔恋上的……是妹妹的身体。

他绝不承认!他逃避他苦苦逃避,她却还是揪住他不放。

禁果是毒。

沾染过一次便成了瘾,让本就不正常的人生变得更加荒诞。

要么就逃离,要么沉溺,永不回头。

“放手……”他强迫自己推开她,用力扯开她缠绕的手臂,意志在瞬间崩塌瓦解,“放手听到没有……我们不可以……”

“我是你哥哥,我们不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

他一时间愣住了。

那真的是辰纱吗。

她居然毫无羞愧的面对他,她笑的傲慢,眉间全是神采,“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爱你你也需要我,有什么不可以?”

“纱纱,你也疯了吗?”

“也……?哈哈,你错了,我比你更早。”

疯吧,一起疯,一起沉沦。

她喜欢看他为她沉沦……与其辰纱被他抛弃。

他根本无力再反抗,他在做无用的挣扎,从那天开始一直都是,她清清楚楚的知道。

拥吻已经不能满足彼此的需求……她被他推在床上,他将她压到了身下,苦苦压抑的欲望一点一滴的撑破了那层虚假的伪装,胡乱拉起她的衬衫,解开内衣的扣带……他迫不及待的渴望见到那具让他疯狂的身体。

“疯了……一定是疯了……”

他绝望的自言自语,让她展露出更甜美的微笑,仿若听到全世界最美好的誓言。

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蛊惑的口吻,引诱他继续下一步的动作,亲吻,爱抚。

两具躯体终于再次结合在一起。在他深深埋入了她之后。

疼痛的笑,扭曲的爱,依然相扣的十指……罪恶和欲望,肮脏和道德,都忘了吧。好好爱我,好好让自己快乐。

到达巅峰之时,他陡然抽离了她的身体,灼热的液体喷涌在她的面前……原来如此极乐的交合还是让他保留了最后的理智。

喘息……彼此相视的喘息。

谁呼吸的空气多,谁比谁疯狂……谁比谁战栗。

她平息了下来,他的胸口仍旧起伏。眼中的颜色,浓浓的漆黑,染墨了自己。

黑的,灰的,世界的颜色,他深深看着她,她审视他眼中的容颜,她终于成了他的全世界。

太平静了。过于平静会变得诡异,也许会真的让他发疯。

她捧起他的脸,冷却的表情如同一张幽暗的纱,盖住了他,遮挡了他最真实的一面。

就承认吧。你也爱我,和我一样的爱。她要将那张纱撕碎。

她想吻他,她的动作让他下意识的去配合,他抱住她……却又在陡然间将她推开。他站起身,她仰望他的脸……还是无法面对么?